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昭通频道 >> 要闻 >> 正文
鹤舞彩虹 筑梦金江——记中国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缆机班“娘子军”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4日 11:00:19  来源: 云南网-昭通日报
分享至:

  原标题:鹤舞彩虹 筑梦金江——记中国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缆机班“娘子军”

  白鹤滩并无白鹤,生于斯长于斯的人都知道,这里有的是绝壁险滩朔风深谷,清人穆弘“水急天高一望愁”的诗句才是白鹤滩最真实的写照,故地名研究专家曾经提出白鹤滩应为“白河滩”的音误讹传。随着白鹤滩巨型水电站大坝的建设,白鹤滩上架起了七条“彩虹”(缆机)组成的混凝土和设备材料吊运的“空中走廊”,承担着缆机操作的36名“娘子军”成为新时代的“金江白鹤”,舞动彩虹情注大坝筑梦金江,成了白鹤滩工程建设一道亮丽的风景,让我们一起走进她们,倾听她们的故事和心声。

  王小平:天空作画的领舞者

  “我师傅干水电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她1992年就从李家峡水电站干起,一直到现在的白鹤滩,从挖掘机操作手、门机操作手再到缆机司机,没有她不精的,现在她退休了又返聘回来带我们,有她在,我们心里就踏实。”提起师傅王小平,生于1993年的魏娟娟充满了自豪和钦敬。在魏娟娟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王小平的操作间。

  推开门,我正准备跟王师傅打招呼,“嘘!”魏娟娟用手势制止了我,悄声对我说,“这里只准看,不准说话。”带着神秘和好奇,我定睛观看这位王师傅,很难把她跟退休返聘联系在一起,40多岁的她一身工装沉稳素净,一脸专注地盯着电脑上数据变动,似乎从未发现有人进来,手在熟练地上下左右移动操作杆,对讲机里不时传来指令声,“落、落、落,大钩两挡落、落、落……”“小车往主塔方向走……小车到位”“大钩一挡,落……大钩到位”。循声望去,缆机上的绳索和钩子像长了眼睛,准确无误地将装载了9立方米的砼罐从栈桥提升100多米,悬空平移到金沙江对岸,再垂直下降,灵活地避开塔机、平仓机、振捣臂等大型设备,对准仓号下料(混凝土),然后再返回。整个操作过程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看着这些笨拙的大家伙(机械)在王师傅的操作下这样服服帖帖、轻便灵活,我不由得想起唐人独孤氏的《笮桥赞》中的一段文字:“笮桥横空,相引一索。人缀其上,如猿之缚。转贴入渊,如鸢之落,寻橦而上,如鱼之跃。”人在溜索上的鸢飞鱼跃的潇洒自然是文人雅士的浪漫想象,但是王师傅精准操作行云流水把古人的想象变成了客观的存在。

  看着砼罐完成一轮下料平安返程,我正想跟王师傅再次打招呼时,魏娟娟又制止了我,并把我拉出了操作间。对我的疑惑甚至有些气恼的表情,魏娟娟笑了,她说:“我们有规定,进入工作状态必须聚精会神,一班两个小时,连喝水、如厕都必须忍住,更何况跟人说话分神呢!”正当我觉得这规定有些不近人情时,有些腼腆的魏娟娟突然严肃起来,“你要知道我们的工作区域在最顶层,垂直高度近300米,一粒砂石掉下去都能伤人,更何况装满9立方米混凝土的砼罐近30吨,这是能马虎的吗?”她说。看着小姑娘稚气的脸上堆满了严肃,我不禁哑然失笑了。忍不住又问:“作为‘90后’,你怎么能承受这种单调重复枯燥乏味的工作呢?”这次魏娟娟的脸上完全收敛了笑容,说:“你怎么能说这个工作枯燥乏味呢?我只要练到像师傅一样得心应手,让砼罐钩子缆绳浑然一体随心所欲升降往返,不就像一曲蓝天白云彩虹桥为背景的舞蹈么?”我微笑自嘲:“是啊,这就是干一行爱一行。”魏娟娟也俏皮地笑了,“不热爱的工作怎么能干一辈子,就像我师傅,退休了还返聘回来,就是为了站好她水电人生的最后一班岗,我们未来对子孙讲起,这将是最值得炫耀和自豪的一件事!”

  听着这稚气未消的姑娘老气横秋的感慨,我不由陷入了沉思,操作间里,王师傅还在继续着一轮又一轮的操作,据说她一小时的最高记录达到过13砼罐混凝土的吊运。

  鲁玉仙:以噩梦连接美梦的追梦人

  鲁玉仙,人如其名,周身散发着一种仙女式的古典美气质,在人群中你一眼就能看到她。她之前在食堂工作,后来主动申请调换岗位,成为了一位缆机司机。当我问起她为什么选择当一名缆机司机时,鲁玉仙笑而不答,旁边的范永霞接过话头,“因为缆机司机是我们女工最向往的职业啊?”我更加疑惑不解了,这怎么就成了最向往的了呢?鲁玉仙笑道:“因为女生都爱美啊,下班的时候你看看,谁的工装有缆机司机的干净。”我不由恍然,范永霞在旁边打趣道:“您是不知道,我们仙女姐姐是整个工地的工装女神哦。”“工装女神”,听到这个名词,我的心里不由一颤,这群驻扎在白鹤滩水电站的婀娜少女们,一年四季都是身着灰色的工装,花花绿绿的世界跟他们是那样的陌生和遥远。

  “别闹了!”鲁玉仙羞红了脸。“其实选择女工担任缆机司机这个工作岗位,主要是女工具有更细心、更有耐心的性别优势,”缆机大队负责人李林对我说,“这样选择,施工安全更能得到保证。”安全永远是工程的生命线,但是缆机司机的工作注意力高度集中,其实工作强度并不低。她们在工作中有没有出现过险情呢?没想到这一问却扒出了鲁玉仙的一段黑历史,此前白鹤滩施工局的缆机运行是两班倒,工作强度比较高,一次夜班工作中,她犯困,把大车和大钩的手柄弄混了,导致砼罐差点撞到仓号。白鹤滩的安全管理非常严格,就为这没有构成事故的“小事”,施工局专门开了事故分析会,她本人被罚了500元。“虽然当时有点小郁闷,但后来想想也是应该的,错了就要挨罚,也能给自己和别人一个警示,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必须有安全保障!”鲁玉仙突然提高音量,坚定地说。

  鲁玉仙说,其实这次被罚后,她经常会做噩梦,半夜惊醒,“安全第一”再一次在她心里扎根。后来带徒弟的时候,一个叫潘德地的姑娘也出现过一次类似的失误,事情过后也出现了做噩梦的现象,我就跟她说:“晚上做噩梦不可怕,这也是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只有‘安全第一’这根弦永远不松懈,用心感受缆机,慢慢地做到耳手眼同步,我们才能实现零事故的美梦!”提到带徒弟,鲁玉仙一板一眼地说。

  以噩梦连接美梦,从这句话里我更多地咀嚼到了“安全第一”的滋味,2018年,白鹤滩女子缆机运行班被评为青海省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岗荣誉称号。同年,这个团队再次获得年度“全国三八红旗集体”“全国巾帼文明岗”荣誉称号。

  李艳:四局奖励给我一个爱人

  “我把青春奉献给了水电,四局奖励给我一个爱人,总的说来我还赚了。”乐天派的李艳说起水电站和她的爱情,无法掩抑内心的激动和甜蜜。从四川锦屏水电站到观音岩水电站再到白鹤滩水电站,一直担任缆机司机的李艳,工作期间,不但完成了从一个“菜鸟司机”到老司机的成长,更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相识相知相爱成婚,工地成了她的家,她还将表弟媳石秀安两口子介绍来,下班后经常能聚在一起,在异乡孤单感也就减少了。

  其实在白鹤滩缆机司机中,李艳并不是特例,杨小红的丈夫、公公都在白鹤滩从事不同的工作,孙宝峰带着儿子、儿媳一起在白鹤滩工作,卢梦2017年毕业后和男朋友一起来到白鹤滩……

  正是这些夫妻档、父子兵,让水电四局缆机大队操作班成为了一个更具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团体,在工作中,交出了一份又一份骄人的战绩。

  金江千古,白鹤悠悠,白鹤滩大坝的高度正在与日俱增,当“何日天人开一线,联樯衔尾往来游”不再成为历史之问,这些水电人的坚守和奉献,将汇集滇云蜀雨幻化成高峡平湖间那片最美的彩虹,为我们讲述这些动人的故事。(通讯员 郑吉喜)

责任编辑:乐诚弘韵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