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昭通/ 旅游文化
红军游击队在镇雄创建革命根据地概况
2015-06-05 19:07:17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1935年春,红军一方面军长征经过镇雄东北;1936年春,红军二、六军团长征又经过镇雄西南。红军长征播下革命火种,成立了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组建了红军游击队,在边区开辟革命根据地。镇雄县是红军游击队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红军游击队在镇雄坚持斗争到1941年春,足迹遍布全县各村寨,其主要活动的有22个乡镇,占镇雄所辖乡镇总数的79%。

一、红军长征过镇雄前中共地下党组织和游击队在镇雄的活动

镇雄位于云南省东北的乌蒙山北麓,东南与贵州毕节、赫章接壤,西北与云南威信、彝良相连,县东北角的坡头镇德隆村襟黔带蜀,素有“鸡鸣三省”之称。全县总面积3696平方公里,居住着汉、彝、苗、白、回等10多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约占全县总人口的9.5%。境内沟壑纵横,奇峰林立,雄关遍布,道路崎岖。艰苦的自然环境和长期的封建统治,使镇雄长期处于交通闭塞、文化落后、生产力水平低下、人民生活极为贫困的状况。历史上,镇雄各族人民曾多次揭竿而起,同封建统治者作不屈不挠的斗争。

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状况,在革命战争年代,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开展武装斗争,进行武装割据提供了有利条件。20世纪30年代初,中共党员赵斐亚、杨伟贤与镇雄罗坎的陈名芬、赵文海等分别组织游击队,战斗在川滇边境,并到镇雄策动镇彝威剿匪指挥部营长范敬章兵变,因叛徒告密,范被捕入狱。1932年7月,杨伟贤率游击队袭击趁天灾“操纵粮价”的罗坎土豪,开仓救济饥民,号召群众参加游击队。1933年8月,在杨伟贤等人策应下,范敬章越狱,率游击队一部在坡头、母享一带活动,并与中共毕节党的地下组织取得联系。1934年5月,中共毕节党支部负责人林青到镇雄泼机联络范敬章,并在当地宣传革命道理。同年夏,范敬章入党,继续在镇雄一带发展革命武装,母享串九胡昆组织30余人参加游击队。1935年6月,范敬章被捕牺牲,游击队余部加入红军二、六军团组建的抗日救国军三支队。

二、红军游击队的组建和镇雄游击区的开辟

1935年2月上旬,中共中央和军委决定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建立新的苏区。为实现这一战略方针,中央决定由徐策(原三军团五师政委)、余泽鸿(原红军干部团上干队政委)、戴元怀(原红军八军团民运部长)、夏才曦(曾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邹风平(中共四川泸县中心县委书记)组成中共川南特委,由徐策任特委书记,负责长江以南,金沙江以东,包括泸县中心县委工作地区在内的整个区域的地方工作;选派一个干部连、一个基干连、一个运输排、一个卫生班、一个警卫通讯班和几个修枪工人与川南叙永游击队汇合,成立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由徐策任政委,王逸涛任司令员,宣传部长余泽鸿,参谋长刘干臣(原红军新编师师长),副司令员曾春鉴(原红三军团六师参谋长)。“纵队”在“特委”领导下,配合主力红军作战。此后,纵队与红军黔北游击队会师,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特委更名为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

4月, “纵队”收编镇雄茶木艾宗藩部武装六七十人,编为一个支队,由艾宗藩任支队长,驻守水田寨,以此为据点,在镇雄花朗坝一带开辟新的游击区。7~8月,“纵队”回旋镇雄,先后到达雨河、茶木、坡头、母享、黑树、鱼洞、泼机、以古、场坝、芒部、木卓、罗坎等乡镇,开展宣传活动,打击土豪劣绅,开仓济贫,击退滇军阻击,扩大了“纵队”在镇雄的影响。

1935年秋,“纵队”派阮俊臣等人到镇雄组织游击队,开辟新的游击区。游击队很快便发展到500余人。年底,与中共贵州省工委取得联系。1936年1月,红军二、六军团长征进入贵州,决定以毕节为中心,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2月,建立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成立抗日救国军,将阮俊臣部编为抗日救国军第三支队,支队长阮俊臣,政委欧阳崇庭(红二、六军团某团政治部主任)。阮俊臣奉命率部继续在镇雄开辟根据地。此后,三支队以母享、黑树、鱼洞为中心,配合主力红军长征在镇雄、毕节开展游击战争,先后在金银山伏击中央军九十九师十四团;奔袭孙家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打击边区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摧毁民团武装,广泛开展抗日宣传。

在阮俊臣和欧阳崇庭策动下,5月10日,在毕节参加“围剿”红军的中央军柳际明旅二团三营在陶树清的率领下起义参加三支队。6月8日,三支队在镇雄花朗坝伏击柳旅后与“纵队”会师,又在当地与柳旅雷团恶战,毙敌军官1人,士兵二三十人,将敌击退。“纵队”和三支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抗日先遣队,号召边区爱国同胞联合起来,共同抗日,为国家民族的生存而斗争。此后,“先遣队”转战镇雄,先后攻克以勒地霸陈家岩洞,击毙自民国初年来一直在当地作恶的地霸陈明发。又在母享古洞坪伏击击退滇军镇彝威独立营的进攻。

正当“先遣队”在“特委”的领导下在镇雄进一步开辟革命根据地之际,蒋介石发起对游击队的第二次“三省会剿”。此后,“先遣队”在根据地人民的支持下,开展了反“围剿”的斗争。

7月初,阮俊臣部与原“纵队”失去联系后,在镇雄、毕节间与敌周旋。8月下旬在镇雄雨河一带多次与柳旅和镇彝威独立营激战,伤亡很大。30日,在雨河街上又遭柳旅袭击,死伤30余人。9月上旬,陶树清在威信小溪口被捕牺牲,阮部在威信黄莲坝、镇雄黄水河等地与镇彝威独立营激战,伤亡甚重。

三、镇雄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

“特委”在水田寨听了阮俊臣在反“围剿”斗争中受到重创的汇报后,召开会议,认为滇东北较之川南及黔西北更便于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决定首先在威信、镇雄、彝良建立根据地,并制定了具体措施:(1)在镇彝威农村组织地方游击队,逐步赤化农村,建立工农兵政权。(2)挑选一些老同志,经过训练,派到农村场镇开展地方工作。(3)做好统战工作,发动白军起义,争取绿林武装。(4)有计划地摧毁游击区的反动政权,镇压反革命分子,肃清地主武装。会议任命阮俊臣为贵州游击支队政委,率部到贵州与赵文海一道组织贵州游击支队。10月,“特委”又在镇雄栏马坎召开会议决定:(1)依靠工农,团结边区各阶层爱国人士、知识分子及同情革命的个人与团体,宣传动员他们支持抗日救国,反对军阀进攻红军,反对亲日和镇压人民革命。(2)保护边区小工商业者,争取他们帮助红军游击队采购军用物资,为游击队传递情报。(3)保护边区场镇学校、邮电、医疗、交通等人民公益事业设施。(4)利用地方势力之间的矛盾,争取他们严守中立,互不侵犯,并协助“纵队”解决困难。(5)彻底摧毁根据地内国民党政权和地方武装,铲除创建根据地的障碍。

1.地方革命武装建设

除红军长征经过边区时组建的“纵队”和抗日救国军三支队外,1936年后,纵队在镇雄组建了母享游击队、大湾子游击队,三支队四大队在镇雄也得到较大的发展。

1936年8月,“纵队”布置黄华先、李廷珍等人在母享成立联络站,组建游击队。11月,黄华先集中队员120余人公开行动,配合“纵队”开展反围剿斗争。母享游击队由黄华先任总指挥,下设两个大队。11月下旬,“纵队”联络员将7条枪和两箱子弹交给黄华先,传达了“特委”继续发展队伍,在边区坚持斗争的指示。1937年春,游击队隐蔽整顿,制订了5条纪律,对队员进行政治思想教育。1940年9月,整编为3个大队,游击队设司令部,由詹绍武任司令。此后,又收编母享王伯川部为第四大队、威信石坎子王发成部为第五大队,游击队发展到1000余人。

1936年夏,苏焱波根据“特委”布置,在镇雄大湾、花朗组织七八十人的大湾子游击队,配合“纵队”开展斗争。

1936年9月,阮俊臣率旧部西进贵州,命叶少奎等人率主力四大队留镇雄活动,并把红二、六军团留下的政工人员钟品山、姚显庭等人派到四大队工作。本年冬与大湾子游击队汇合后,转移到镇雄西南坪上红岩隐蔽。1937年春,发展到四五百人,5月,四大队整编后由叶少奎担任大队长,钟品山任政委,下设7个中队。根据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制定了八条纪律。教育队员要作好开赴抗日前线的准备,在队员中教唱《游击队抗日歌》等红军歌曲。11月,成立梭镖队。此后,这支以镇雄农民为主体的游击队东进贵州,镇雄绿林武装甘绍清、铁军鳌等部又参加了游击队,队伍发展到1200余人。11月下旬,在贵州姑开整编,部队设司令部,下设3个团,1个游击大队,1个特务营。

2.根据地内党的组织建设

镇雄属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工作辖区,“特委”随纵队行动。1935年春,“特委”委员、泸县中心县委书记邹风平在川南领导武装斗争受挫,把保留下来的干部分散到川滇边隐蔽斗争,共产党员周一戎回到家乡镇雄罗坎。6月,邹风平带着党员侯建成到罗坎隐蔽养伤。此后,邹风平等3人在罗坎建立了党的组织,配合纵队在当地开辟革命根据地。

1936年春,红二、六军团派到三支队中的党员建立了党支部,由欧阳崇庭任支部书记,通过考查,吸收阮俊臣为党员。

1936年夏,“特委”准备在镇雄一带物色地方干部,够条件的吸收其入党,分配到地方开展群众工作,组织地方党组织。此后,黄华先随“纵队”活动。本年秋,“特委”吸收黄华先为党员,并派党员张金标与其一道在母享开展工作。黄华先等人在母享游击队中成立了党的组织,提出“实现共产主义”的口号,领导游击队配合“特委”在镇雄、毕节开展工件。还在母享游击队中物色对象,发展党员,要求党员“接受共产党之党纲,实现共产主义,以期达到工厂归工人,土地归农民之目的”。

1937年初,“特委”的主要领导人牺牲,3月,邹风平离开罗坎,“特委”停止活动。黄华先、阮俊臣、周一戎、侯建成等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按照党的方针政策,继续率领游击队在镇雄宣传抗日救国,开展反“围剿”的斗争,一直活动到1941年春。

3.开展统战工作,建立“白皮红心”政权和两面政权

1935年初,“特委”根据中央、中革军委在川滇黔边区创建新的苏区的决定,结合边区实际情况,在《川南工农劳苦群众目前的斗争纲领》中强调:川南劳苦群众“只有在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国主义、反国民党的土地革命,推翻豪绅地主资产阶级反动统治,建立工农的苏维埃政权,才能得到彻底解放、自由、土地、房屋和衣食”。1936年1月,在洛柏林“特委”扩大会上,又进一步指出:“川滇黔边区革命根据地的苏维埃政权,是中国苏维埃政权的组成部分。川滇黔边区革命根据地是支援红军游击队战胜敌人进攻的后方。革命根据地的苏维埃政府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动员川滇黔边区各族劳动人民共同建设和保卫革命根据地。” “特委”在地方物色、培养建立革命政权的骨干,并把“纵队”中老弱病残而又自愿做地方工作的同志,留在农村开展群众运动,建立苏维埃政权。

在敌我力量悬殊极大的情况下,“特委”根据镇雄实际,采取拉出去、打进来的办法,在游击区内建立 “白皮红心”政权,改造了部分国民党基层政权,使之成为为我所用的“两面政权”。

1935年6月,“特委”委员邹风平到罗坎后,即着手改造国民党基层政权的工作,指示地下党员周一戎到县城活动,担任了镇雄第六区(罗坎区)李子乡乡长,建立“白皮红心”政权。此后,“特委”与思想开明的第六区区长王应崧建立统战关系,基本控制了当地地方政权。周一戎、王应崧为“纵队”提供粮食,采购弹药,保护游击队队员家属。邹风平与王应崧商议后,还在当地创办了锦庄小学,由邹风平、周一戎任教。锦庄小学的学生部分参加了“纵队”,有的经过培养还被地下党镇彝威支部吸收为党员。1937年,驻罗坎滇军准备逮捕邹风平,王应崧、周一戎冒险将其送出镇雄。王应崧因此被捕,后经多方周旋,方得释放。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